学生文集 > 文集列表 > 机器时代的精神生活

机器时代的精神生活

博宝艺术网  |  时间: 2013-06-08 05:59  |  文章来源: 大美生

《机器时代的精神生活》

——关于《花鸟图》


文:朱篱

 
我对一切规则的美总是感到很害怕,我有时也觉得那样很好,但不是我的世界。

将一切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欲望是一个人现世感最强烈的时刻才会出现的控制欲。而这种控制欲又是可以通过教育训练出来的。

我很遗憾我始终没有强烈得活在此刻的感觉,我总是恨不得溶化在几千年漫长的叹息里。这真是个悲剧。这一抽象的悲剧还会导致具象的生活灾难:比方说我总是无法把各种东西收纳整齐,我往往觉得到处都是各种小垃圾,各种过度消费的完全不需要的多余的东西在我被各种奇怪荒诞的广告引诱之后买回来,然后随便塞在某处•••有时候我要找某件需要的东西的时候,很多我完全不知道该摆在哪里,该用来干什么的东西就会哗啦啦坍塌下来•••然后我就会惨烈地只想一头撞死。
一生中大概有五分之一的光阴要花在各种一点也不美好光荣高雅伟大浪漫的卑鄙的消费之中。因为如果我们不那样做,就会感到孤独,就得一个人独自开创出一种生活。

我昨天碰到一个浑身发臭的老头。真的很邋遢的样子,以至于我以为是个流浪汉。在我的画之前看了半天,最后问我是画的老子么?我有点疑惑听错了,因为基本上没有遇到过一个外国人说出老子这两个字的。刹那间我觉得自己见到凯鲁亚克那个时代的遗民了。我激动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同时也很悲伤,一个思想上独立自主的英雄却必须存在于时代庸俗的洪流里,忍受世人的歧视。在如今这个消费和机会主义的时代,谁会注意一个追求精神生活的人呢?
在商业机器的转动中,一切人的思想最终都会在现实里被边缘到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在机器的速度里,人的位置尴尬而可笑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大部分人看到一幅画的原作时总是引不起太多兴趣,比起那精密的仪器制造出来的精致光洁,人的手工劳动必然相形见绌。


而画家就像是挑战风车的堂吉柯德,要么我们得成为俗世里得疯子,要么我们得逼迫自己挑战机器,最后也许像冷军那样获得一点存在感。

关键问题是,机器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它一边服务于人一边羞辱人的力量,并最终形成了一个光彩夺目的伟大的物质时代,在这些无可挑剔的物质面前,除了挣钱去拥有它来装饰自己发臭的肉身,我们还能干什么?

我们还能像八大山人那样成为傻瓜,疯子。如果你暂时没疯,如果你暂时有幸能显得有一点逻辑能力,那么你就会被资本操作下的机器社会图示成装疯卖傻。然而我始终觉得疯或者傻都是具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仿佛那里才是我等的故乡。
因为那里有哭之笑之的朱耷,也有所有故纸堆里描述的精神。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用户意见,博宝网保持中立
作  者:QUIGOMBRICH

在  线  咨  询